Sunday, 16 August 2015 18:49

胡希恕治疗血症经验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胡希恕治疗血症经验
术后出血病垂危  经方一剂扭乾坤
    例1宋某,女,17岁,某医院住院病案号114533。
    初会诊日期1982年10月11曰:咽出血半月。患者出生时即有唇、腭裂,2岁时将唇裂缝合。因有“先天性肝糖元累积症”,GPT经常高,一直未进行腭裂缝合,直至上月经内科多方检查,认为可以手术,方于9月25日全麻下进行了腭裂缝合术,术中输少量血,手术顺利。
术后第一二天除低热(37.5℃)外无不良反应,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第三天伤口开始渗血,用碘纱布条填塞无效。继用止血敏、VC、VK、6一氨基乙酸、抗血纤溶芳酸等皆无效。又请中医会诊,给服益气止血汤药数剂未见疗效。因失血过多。不得不输新鲜血液维持生命。第一二天尚能维持24小时,但自第三天起,仅能维持12小时,因此每天要输血。至今输血已逾3000毫升.故急请会诊。
    会诊时实验室检查所见:GPT111单位,血红蛋白9.4克.白m球总数10400,血小板126000,血钾4.1,血钠140.血氨100,出血时间1分,凝血象检查:复钙时间2分(对照2分30秒),凝血霉元时间15秒(对照14.5秒)。第v因子19秒(对照21秒),第Ⅶ因子19.5秒(对照20.5秒).凝血霉凝固试验21秒(对照18秒),血清剩余凝血3小时22秒。第Ⅷ因子不少。
    会诊时症状:神识尚清,但目喜闭合而不愿看人,烦躁汗出,面色苍白。双鼻孔见黑紫血块。口干思饮,常有饥饿感而思食,因伤口渗血未敢让其进食,大便溏稀而色黑,一日一行,舌质红无苔而见血染.脉细滑数。证属血虚热扰,急宜清热止血而兼补虚育阴之治,与芎归胶艾汤加减:
    生地30克,当归10克,川芎10克,阿胶10克,艾叶10克,党参lO克,白芍10克,炙甘草10克,白术6克,生石膏50克。
    结果:服药一剂血即止。第二天进流食.停止输血。第三天因感食欲较差,而改生地为15克,加生地炭15克.继服三剂,食欲如常,停止输液。至10月18日复诊时,面色红润,两眼有神,除稍有汗出外.别无不适,继服二剂痊愈出院。
按:此大出血,西医诊治束手,输新鲜血也难维护。中医也曾益气止血,但因未针对病本之虚热上扰,故用大量止血药未收寸效。值会诊时,病情已危在旦夕,如药再不对症,则无挽回生命的机会。此刻胡老凭借多年经验和仲景学说的功底,诊即抓其本,并辨证为芎归胶艾汤方证.故一剂使其血止,医家病家无不称奇。
 
          尿血虽无症  辨证却从容  
  例2林某,男。38岁。空军飞行员,
    初诊日期1966年2月19日:于1962年开始每5~6个月发一次尿血,因别无所苦,未予重视。但自今年1月16日尿血加重.服止血药不见效,方到医院检查,但经协和、301、北医等医院行膀胱镜、肾盂造影等检查均未见异常。查尿为血尿,色鲜红,红血球满视野,尿蛋白(++++),怀疑肾癌,但又通过其他检查,未能确诊。舌苔白,脉细弦。胡老与芎归胶艾汤合桂枝茯苓丸:
    生地一两,当归三钱,桃仁三钱。丹皮三钱,桂枝三钱,白芍三钱,茯苓三钱,泽泻三钱,阿胶三钱,艾叶一钱,生苡仁八钱。
    结果:上药服三剂,尿色变淡,而出现小血块。服七剂后,尿中血块消失.查尿蛋白(一),红血球(一),因有效连续服三十剂。4月10日来请教胡老今后治疗。胡老谓:即无尿血亦无症状.可停药,若有反复可再来诊。
    按:此是无痛尿血,当首先怀疑癌症,但各项检查未能确诊,西医诊断确实不明。而中医辨证因无症状,也无从下手,曾问胡老何从辨证,胡老指示两点,一是屎血色鲜红多为热;一是尿血已久多为瘀,故拟芎归胶艾汤合桂枝茯苓丸加生苡仁补虚凉血、桩瘀活血一试。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真乃医者,意也。
 
        便血九年病缠绵  黄土九剂却能痊
    例3王某,男,39岁,病案号185193。
    初诊日期1968年6月12曰:反复发作胃脘疼、大便下血已九年。经各种检查诊断为“胆道感染”、“结肠炎出血”。近症:时有黑便.时有黑紫血,常左腹痛及胃脘疼,晚上心烦,口干思饮,但饮不多,纳尚可,但食不香,时有头晕、乏力,自感四肢发凉,面色萎黄,舌苔白腻,脉细沉。证属饮久生热,伤络血溢,治以温化寒饮,养血清热,与黄土汤合理中汤加减:
    生地八钱。党参三钱,白术三钱,黄芩三钱,干姜二钱,当归三钱,川芎二钱,艾叶三钱,川附子二钱,炙甘草二钱,阿胶三钱,伏龙肝二两(煎汤代水)。
结果:上药服九剂,腹痛胃脘疼已,便血渐止。
    按:前两例都是血虚有热之出血,故治疗补血兼清热而重于清热,本例则不但血虚,而更阳虚饮盛,血虚生热,饮久化热,故呈阴阳寒热交错之虚证,因此治疗以温阳为主,佐以清热为辅。方中伏龙肝,为温性收敛药而有止血的特能,伍以生地、阿胶、艾叶协力止血,佐以甘草、白术、干姜、附子、党参理中祛饮,辅以黄苓清热,故能温中补虚.生血化饮,兼清虚热,使九年便血九剂即能治愈。
 
      崩漏不止止之不止    小柴与之和之则和  
  例4赵某,女,22岁,学生。
  初诊日期1966年4月5曰:2年来月经淋漓不断。16
岁即来月经。前三个月不规律,但半年后大致正常。缘于年前撤暖气时,过于劳累而感冒.适月经正行,没想到感冒愈后,月经淋漓至今未止。曾到妇科多次检查,未查清病因,服用止血药毫无收效。又找中医治疗,服汤剂、丸剂等,症有增无减。托亲友介绍找胡老诊治。近来症状:月经淋漓不断,色淡红,有时见小血块,时有腹隐隐作痛,常乏力、头晕、或头痛.口干,纳差,或心颊,手足心热,舌苔薄白,舌质淡红。脉沉细。胡老与小柴胡汤合当归芍药散加生地艾叶:
    柴胡四钱,党参三钱,黄芩三钱,半夏四钱,生姜三钱,大枣四枚,当归三钱,川芎二钱。炙甘草二钱,茯苓三钱,苍术三钱,泽泻三钱,生地五钱  艾叶三钱。
    结果:上药服10剂血止,嘱继服原方巩固疗效。三月后其同学告之月经正常。
    按:本例辩证用方实耐人寻味。一般而论,长期月经淋漓不断,当首先考虑血虚、血瘀,脾不统血、肝不藏血、肾不摄血、气衰血脱等,本例何以用小紫胡汤?复习一下胡老对小柴胡汤的论述可冀拨云见日。《伤寒论》第101条曰:“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胡老在注解此条时写道:“外感初传少阳,柴胡证往往四证不备.医者不知用小柴胡汤,因使风寒小病久久不愈,此例甚多.宜注意。”又《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附方(一):《千金》三物黄芩汤治妇人草褥自发露得风,四肢苦烦热,头痛者.与小柴胡汤;头不痛但烦者,此汤主之。”对此胡老注解谓:“产后中风.由于失治使病久不解,因致烦热,若兼见头痛者,与小柴胡汤即解。”可见胡老对小柴胡汤的方证深探理解,一看本例症状就能判定为小柴胡汤合当归芍药散方证,故服之很快起沉疴。由此也可体会到,胡老所提出的“辨方证是六经八纲辨证的继续,亦即辨证的尖端”的观点是一生医学实践总结,是科学的论断。
再障贫血症多凶  养血利水建奇功
    例5  赵某,男.26岁,密云县高岭赤脚医生。
    初诊日期1977年7月27曰:乏力、出血、贫血7年。不咐原因感乏力、心慌.气短、鼻衄,经检查为贫血.经服中西药久不见效。后经骨髓穿刺检查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自拟方开药也未见好转。现在症状:胸背痛。且感背如背冰,恶寒。气短,心悸,起则头眩,面色萎黄,口干,午后手足心热.周身皮肤散在出血点,血色素9克。血小板35000,白细胞2900,舌苔白,舌质淡暗,脉细弱。此血虚水盛,为苓桂术甘合当归芍药散方证:
    桂枝三钱.白芍四钱。当归三钱,川芎三钱,茯苓四钱,苍术三钱,泽泻六钱,炙甘草二钱。
    二诊9月17日;上药服10剂,诸证减轻,又继服20余剂,周身皮肤出血点消失,但感下肢酸、腹觉灼热。改服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方:柴胡四钱.桂枝三钱,干姜二钱,当归三钱,白芍四钱.川芎三钱。茯苓四钱,泽泻六钱,苍术三钱,炙甘草二钱,花粉四钱.黄芩三钱,生牡蛎五钱。
    三诊10月23曰:自觉证已不明显,出血点亦未见,血色素13.1克,血小板50000,白细胞3500。继服上方巩固之。
    按:再障是由化学、物理、生物等因素及不明原因引起骨髓造血功能障碍的疾病。60~70年代有不少专门研究、报道。因本病易患继发感染而出现热象,祛热治疗必不可少。但因提倡“以急劳与温热病论治”剧往往偏重清热而忽略祛寒温补,本例的治疗过程正是说明这一问题。一般一见口干、午后手足心热、皮肤有出血点等,即认为是阴血虚而生内热,而忽略血虚水盛、饮久化热之虚热,如本例即如此。胡老用温补中气、养血利水的方法治愈多例患者,如治一徐姓成年女患者,贫血经年,血色素8.1克,主症有:胃脘疼,食欲不振,大便溏有粘液,给服茯苓饮合四逆散当归芍药散加吴茱萸,服一月后,胃脘疼已,食欲及大便俱好转,血色素10.8克。可见温补中气、养血利水是治疗再障、贫血不可忽略的重要方法。
 
 
          紫癜未必全热证  下之温之皆治之
    例6李某,男,17岁。在颐和园游泳时发现下肢皮肤有紫癜点点。继之腹痛、腹泄,紫癜延及遍身,人道济医院住院治疗,予止血针、止痛针等对症治疗,腹痛、紫癜不见明显好转,却人渐消瘦,以至骨瘦如柴。后因大便干结,予蓖麻油口服,便出大量污血而腹痛止,紫癜渐消,人也渐胖,而出院。但半年后病又复发,又入道济医院.再用蓖麻油则毫无疗效,无奈接回家拖延时日。后请胡老诊治。来诊时症状:皮肤紫癜散在,常少腹痛。大便干燥。烦躁,舌苔黄,舌紫,脉沉弦。认为是瘀血阻络,为抵当汤合大柴胡汤方证!
    水蛭二钱,虻虫二钱,桃仁二钱,大黄三钱,柴胡四钱,白芍三钱,生姜三钱,半夏四钱,枳壳三钱,黄芩三钱.大枣四枚。
    结果:上药服一剂,泄下大便及黑血数升,腹痛已,紫癜随之好转,证已,身体健康,追访10年未见复发。
    按:本例是胡老在50年代的的治验例.诊余胡老曾讲述过该病例。尤其是讲到辨证时.胡老特别指出,患者服蓖麻油后大便泻下污血便,可证为内有瘀血.故果断投与抵当汤合大柴胡汤.仅服一剂沉疴向愈。
 
    例7程某,女,33岁,病案号53892。
    初诊日期1964年3月12曰:皮肤有紫癜5年余。自59年夏发现皮肤有紫癜或瘀血.同时有口、鼻、齿龈、肠道等部位出血,在友谊医院检查谓“凝血活霉生成不良,血小板第三因子功能衰退所致过敏性紫癜”,既往有肾下垂、关节炎、子宫内膜异位、慢性肝脾肿大等。治疗曾输血800毫升,未见明显好转。在本市某中医院辨证为气血双虚,予以黄芪、当归、阿胶等曾有效而不巩固。近症:皮肤紫癜散在,时头晕头沉,口腔、鼻腔时出血,四肢浮肿,手足麻木,两胁痛,腰酸腿较,困乏无力,嗜睡,身无热而恶寒,有时自汗,饮食尚可,口干,便溏,舌苔白薄,舌质淡,脉左弦右沉细无力。此为少阳太阴合病,为柴胡桂枝汤合附子理中汤方证:
    柴胡四钱,黄芩三钱,生姜三钱,半夏三钱。桂枝三钱,白芍三钱,川附子三钱,党参三钱,当归四钱。川芎四钱,茯苓三钱,译泻三钱,大枣四牧。炙甘草二钱。
    二诊3月16曰:上药服三剂,诸症减轻,上方去川附子,加丹参一两、阿胶三钱。
    三诊3月31曰:下肢浮肿,紫癜又明显,少腹发凉.面色苍白.腹胀、口渴喜饮而小便不利,且自感浮肿明显时,紫癜及出血皆明显,以往浮肿明显时服双氢克尿塞.肿消不明显而心慌心跳显著,且紫癜、出血加重。与木防己汤合当归芍药散加黄芪:木防己三钱,党参三钱,桂枝三钱牛石膏一两半,当归三钱,茯苓三钱,川芎三钱,苍术三钱,泽泻四钱,猪苓三钱,白芍三钱,生黄芪五钱。    四诊4月7曰:上药服六剂,牧果满意,于4月4日上半身浮肿明显消退,下肢浮肿亦减.自感精神轻松,躺卧、人厨蹲着手足也不再感麻木.体力增加,做清浩办公室工作已不感累,关节疼亦减,腹胀已.两胁痛明显好转.食后胃脘及两胁稍有胀疼,紫癜大部在消退.仍口干喜热饮。小便多.上方加生地炭五钱、茜草四钱继服调理。
    按,从本案治疗过程中可看到,用柴胡桂枝汤合附子理中汤有效,但去温阳的附子,加凉血止血的丹参、阿胶病情反增重,并发现水肿与紫癜密切相关,因此用木防己汤如黄芪益气利水,能使水肿退紫癜消。由此胡老体验认为;水肿时则血液稀释,为出血、紫癜创造条件,祛水势在必行,此是特殊之法。当然整个病的治疗要综合分析,据症候辨证立法用药,本案主要表现为气血虚水饮盛,故治当益气养血利水.为木防己汤合当归芍药散加黄芪方证.不用止血而血自止。
 
  例8何某。男。58岁,病案号160462。
  初诊日期。1965年9月20日:于64年4月间淋浴时,发现两小腿皮肤有紫癜,以后时轻时重,有时便血或尿血。曾到各大医院诊治均未见效。于65年6月15日来我院门诊治疗.血液检查:白血球3500,血小板85000。出血时间1分30秒。凝血时间30秒,白血球分类:中性66%,淋巴34%。血色素13.4克,经用温中活血、和肝化瘀等法,前后服药300余剂未见明显效果,今日找胡老会诊。现症:两小腿紫癜满布,两膝上也散见,有时两手背亦出现,每劳累后紫癜增多,每药中有苍术亦增多,午后低热,口苦咽干,脐上微痛,舌苔薄白.脉弦细。胡老与四逆散合四物汤加味:
    柴胡四钱,赤芍四钱,枳实三钱。炙甘草二钱,当归三钱,川芎三钱,生地炭一两.桂枝三钱,茜草六钱,阿胶三钱,紫草二钱。
    结果:上药服六剂,紫癜明显减退,脐上微痛减,仍口苦咽干,午后低热,上方加生石膏一两半,服一周后.低热已,减生地炭为五钱,服半月,诸症皆已。
    按:从症状看,本案有热有瘀,因此用四逆散合四物汤加味当属对证方药。关于四逆散,《伤寒论》第318条:。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在讲述该条时胡老指出:本条所述明明是少阳病证,而冠之以少阴病者,可有以下二义:(一)原本少阴病,今传入半表里而转属少阳也;(二)由于热壅气郁,血行受阻,因致脉微细、四逆、形似少阴病的外观.因以少阴病冠之。教人加意鉴别也。本案口苦咽干、午后低热可知为少阳病;脐上腹痛、下肢紫癜可知为血行受阻,因此用四逆散合四物汤恰适其证。方中加桂枝、桃仁是有桂枝茯苓丸之意。又加茜草、紫草、阿胶也旨在凉血、活血、止血。用药虽平淡无奇,因方药对证而收捷效。
 
      瘀血之证虽多见  下瘀血汤可称奇
  例9杨某,女,30岁。
  时在北京解放前夕,因久病卧床不起,家中一贫如洗。邻人怜之,请胡老义诊之。望其骨瘦如柴,面色黧黑,扪其腹,少腹硬满而痛,大便一周未行,舌紫暗,苔黄褐,脉沉弦。胡老判为干血停聚少腹,治当急下其瘀,与下瘀血汤加麝香:
    大黄五钱,桃仁三钱.蜇虫二钱,麝香少许。
    结果:因其家境贫寒,麝香只找来一点点,令其用纱布包裹,汤药煎成,把布包在汤中一蘸,仍留下煎再用。服一剂,大便泻下黑紫粪便及黑水一大盆,腹痛减,饮食进,继服血府遂瘀汤、桂枝茯苓丸加减,一月后面色变白、变胖,如换一人。
    按:本案西医诊断不明,但病重已至危笃,中医据证用药,寥寥几味,一剂即能扭转乾坤,这是中医的科学特点。这一科学的形成,不是一个人一生所能为,而是千万人、几代、几十代科学实践的总结。因此,胡老认为把张仲景称为“医圣”是过誉之谈。把《伤寒论》视为一人之独创是不切实际的。在发展中医事业上,首先要在继承上下功夫。
Read 2205 times

Leave a comment

please fill in the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