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G.K,女,29岁。形体中等。23.11.2015初诊。有腹痛腹泻10年,5月前腹泻加重,行肠镜确诊为克隆病。服用强的松20毫克,和Imurek免疫抑制剂。眼和关节无症状。同时伴有肛瘘,两月前因肛瘘脓肿刚做过手术,但未恢复,仍然需要去医院每周换药。体力尚好,有容易怕冷,手足冷,有盗汗。平时易腹胀,以脐周为中心,不易饥饿,大便三次每日。无口腔溃疡,但口唇易生疱疹。舌淡红,双脉无殊。腹诊腹力中等,肋下无压痛。考虑克隆病也是肠道内溃疡性改变,肛瘘类似狐惑病,所以给予甘草泻心汤原方。针刺足三里,上巨墟,太冲,天枢,门金,肠门,制污穴,气海,关元。加艾灸。之后复诊诉盗汗减轻,腹胀减轻,医院每次换药都发现肛瘘渗出也好转。但为了肛瘘完全好,必须再次手术。12月中旬停强的松。18.01再次手术,之后未用中医针灸治疗。到了25.02再来复诊时大便又5-6次每天,稀便伴腹胀,右肩胛上疼痛,疲劳。发现双肋下有硬满感,给予柴胡桂枝干姜汤。此后腹胀明显减轻,最后一次复诊24.03诉腹胀已轻微,每周仅一两次。大便三到四次每天,成型。疲劳改善,右肩胛上疼痛也消失。嘱每月一次随访。柴胡桂枝干姜汤续服。
Published in 我的病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