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1 August 2015 19:21

黄煌2009访日获得的汉方情报

Rate this item
(0 votes)

2009年6月16日至21日,我应邀赴日出席第六十届日本东洋医学会学术总会,根据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以及与不少日本同道的交流,整理如下要点,供大家参考。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在发展汉方方面的思路和做法,许多临床应用的经验和体会,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


        汉方医学已经在日本普及。2001年,文部省规定医学教育中要求医学生能够概述和汉药,于是,日本所有的医科药科大学均开设了东洋医学课程或汉方医学讲座,有的还设有汉方研究所,大学附属医院也有东洋医学科和汉方诊疗部。当今,日本汉方大踏步进入医学药学高等教育,是医学教育的重大转折,标志着日本医学教育从偏重知识传授向重视临床实地教育转变。这与日本的疾病谱由急性病向慢性病转变有关,与医学的形态从治疗医学向预防医学转变有关。据说,日本30万的医生中,有70%在使用汉方药。记得20年前的日本,还没有汉方医学的教授,而这次会议上汉方教授、副教授很多,而且有些是中国籍的。由于文部省医学教育政策的调整,设立国立汉方医学研究所、医师资格国家考试纳入汉方医学相关题目等重大事项也已经提到议事日程。

        日本汉方药的市场逐渐红火。据说,汉方药的市场份额2003年度为279亿日元,而2007年度上升为465亿元,其上升势头很猛,成为拉动医药市场持续上升的主要力量。而且,对中医药感兴趣的已经不是临床医生,许多行业都关注中医中药。比如以研究生产化妆品为特色的日本花王公司,就从生姜中提取美白成分,已经开发并打入市场。该公司的生命科学研究所也开始研究中医的思路和经验。

        对汉方医学有用性的评价立足现代化。这次大会的主题报告强调汉方医学需要科学的验证,强调西洋医学与汉方医学的融合。对此,昭和大学教授石野尚吾说:“西医优于诊断,汉方秀于治疗”,但是,“日本是以西医学为医疗体制基础的,汉方药必须是持有医师资格的人才能使用,因此,从西医的角度评价汉方是必须的。” 具体而言,其课题有汉方用语的标准化及其解说、汉方医学教科书编写、汉方临床的循证医学研究,汉方制剂临床有效性有用性安全性评价、汉方药的规格与安慰剂的双盲验证(RCT)、汉方药作用机理研究等,其中,循证医学的导入成为当前关注的热点。据北岛政树介绍,目前日本正在进行全国规模的大建中汤的双盲法临床试验。

        日本争取汉方医学国际地位的要求迫切。由于WHO已经放弃建立国际传统医学诊疗标准的计划,日本已经责成东邦大学循证医学中心着手此项工作。本次大会就如何建立符合循证医学要求的病例报告机制开展了研讨。日本东洋医学会循证医学特别委员会已经建立了一个葛根汤有效病例的信息平台,一旦成熟并推广,将大大推进汉方临床研究的进程和质量。

          汉方临床经验不断积聚。日本汉方历来重视临床应用研究,特别是重视汉方对现代疾病有效性的评价上,如牛车肾气丸用于糖尿病的神经损害,八味丸用于白内障,六君子汤用于功能性胃肠病等的效果,已经基本肯定。这次大会发表的论文中有大量临床病例报道,虽然样本小,很多仅仅是个案,但其中有很多值得进一步探讨的信息。例如,麻黄汤治疗流感,肾气丸治疗高龄胃食道反流症(GERD),大建中汤治疗手术后肠粘连,桂枝加芍药汤治疗过敏性肠症候群的肠胀气以及合桂枝茯苓丸治疗大肠憩室炎,苓甘姜味辛夏仁汤治疗变态反应性鼻炎,桂枝加附子汤改善感冒易患体质,补中益气汤治疗不明原因发热,通脉四逆汤和赤丸治疗严重疲劳感,茵陈蒿汤治疗寻常型银屑病,五苓散治疗窦房结功能不全综合症(SSS)伴有低血压的慢性心功能不全,五苓散、柴苓汤治疗胸腺癌心包膜积液,五苓散治疗脑垂体肿瘤服用dopamine后出现的呕吐及体位性调节障碍,柴苓汤治疗慢性硬膜下血肿,温胆汤以及竹茹温胆汤治疗抑郁症,和田东廓治喘一方(茯苓、杏仁、甘草、桂皮、厚朴、紫苏子)治疗久咳,大陷胸汤及大陷胸丸治疗难治性的肩颈背痛,五积散诱导分娩,牛车肾气丸治疗高龄老妇外阴痛,千金内托散治疗难治性外阴阴道真菌感染,大防风汤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辛夷清肺汤治疗鼻窦炎,清上蠲痛汤治疗三叉神经痛,桂枝茯苓丸治疗急性硬膜下血肿,桂枝茯苓丸合大柴胡汤治疗闭塞性动脉硬化导致的间歇性跛行和下肢溃疡,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合芍药甘草汤治疗眼睑痉挛等。

         汉方药的副作用日益引起关注。根据厚生劳动省的报告,2004年12月1日至2005年3月31日报告防风通圣散副作用8例,分别是肝功能异常和障碍、肝炎、间质性肺病、黄疸等。另外还有汉方副作用的报告70件。北里大学东洋医学综合研究所报道,近年来汉方药导致的肝损害占全部药物的4.7%,呈明显上升趋势。他们从2000年至2008年11月到该院来诊的病人中发现了19例肝功能损害患者,其中17例服用过含有黄芩的制剂。因此,参加本次大会的药剂师们讨论了汉方医师与药剂师如何携手加强汉方处方管理、提高用药安全性等问题。

          日本汉方重视医学史的研究。日本历来重视医学史研究和文献研究。本次大会设有专场。加岛雅之通过对瘀血、补中益气汤、八味丸的历史考察,指出瘀血的概念近百年来有了很大的变化,需要结合临床进行概念的整理和深化;补中益气汤的应用不应局限在气虚,要重视对发热性疾病的应用研究;八味丸作为补肾剂使用也不符合历史,应作为利水剂使用。矢数芳英通过气血水概念变迁的研究,提示日本汉方与现代中医学是互相影响的。他对一贯堂医学的三大证五大方作了历史回顾,提示该理论的提出与时代相关。他还介绍了森道伯1918年治疗西班牙流感的方药:胃肠型用香苏散加茯苓、白术、半夏;肺炎型用小青龙汤加杏仁、石膏;脑型用升麻葛根汤加白芷、川芎、细辛。这对当前的甲型流感治疗也有一定启发。

        日本对生药质量以及供给来源怀有忧患。随着日本汉方药物需求量的加大,日本对中药的质量更为关心,他们通过基因分析已经掌握我国不同产地大黄的品种质量,并建立了大黄栽培质量控制的标准。由于我国对麻黄出口的限制,日本已经找到蒙古国产麻黄作为替代品。

         日本汉方医家有很强的自豪感。许多汉方医家认为日本是汉方的唯一代表,腹诊也是日本发明。很多日本汉方医生认为中医学就是教科书上的内容,就是脏腑病机辨证,不仅不了解经方医学,连温病学也知之甚少。他们对中医学开始怀疑和厌恶,认为其临床指导力不足。大会还有论文对日本的中医教育和中国的中医教育相比较,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日本的汉方教育课时很少,仅仅是西医课时的一角,但学生毕业后大多能够使用汉方;而中国的中医教育课时与西医课时对半,但毕业后专门从事中医的却很少。还有的学者对目前日本的以西医为基础的医疗体制感到满意,认为从其他国家传统医学管理的现状来看,明治维新废止汉方的决策在当时对汉医是有点残酷,但历史地来看,这个决策并没有错。(2009年6月21日归国途中)

[ 此帖被黄煌在2009-06-23 07:47重新编辑 ]
Read 3905 times

Leave a comment

please fill in the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