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医学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银屑病红皮病急性期一定就是血热? 几乎所有的中医皮肤科教材、老中医经验集的记载,在银屑病红皮病急性期,表现高热,全身弥漫性红斑、肿胀,大量脱屑瘙痒,大都辩证为血热炽盛,都采用犀角地黄汤、清营汤之类加减治疗。但临床所见果真如此吗?作者自今年3月份至今在病房值班期间,所遇4例银屑病红皮病高热患者,各种退热方法无效,作者以纯中药治疗,均在一天之内使患者退烧。一天之内,其中2例服药1剂,1例服药2剂,1例服药3剂,但治法并非清热凉血解毒之类。4例患者所用之方也基本相同,都是以两经方合方加减而治。现举其中一例如下: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欧阳卫权先生近期医案 葛根汤治疗急性荨麻疹 彭xx,女,4岁。初诊06年11月7日。全身泛发红斑、风团伴瘙痒2天,发热1天。2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全身泛发大片红斑、风团,伴瘙痒。外院给予中西药治疗未效(具体用药不详)。今日红斑、风团加重,且出现发热,测T38.3℃。现遍身红斑、风团,胸、背及腰臀部部分呈暗红色斑,瘙痒剧烈,发热、恶寒、无汗,口干,胃纳减,舌淡红,苔白厚润夹黄,脉沉细数。予葛根汤加味:桂枝6g,麻黄5g,赤芍6g,葛根10g,生石膏20g,荆芥5g,浮萍9g,红花1g,大枣20g,甘草3g,生姜2片。2剂。外用炉甘石洗剂。患者目前问是否还要西药吊针?余耐心解释中药见效亦捷,服药1剂即可退热。其母始信。后果如所言,2剂后热退,红斑、风团消退大半,瘙痒大减。后继续调整4剂。风团瘙痒消失而愈。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面赤”各方证辨析作者:欧阳卫权 面赤,即面部红斑。面部红斑性皮肤病很多,某些其它科疾病亦常伴有面部红斑表现。作者观察到,临床上有一类型面部红斑患者,具有以下特点:1.面部红斑,或红斑疹、细小丘疹。皮疹多干燥,伴细小脱屑,瘙痒,或者不痒。2.常伴有一突出症状,患者自感面部灼热、或烘热,甚或时有热气上冲面部,一日发作多次、程度轻重不等;3.病程一般较长,反复发作,甚或经年不愈,异常顽固;4.多见于女性。本文所指,即属此种类型面赤,多见于现代医学所谓的面部过敏性皮炎、敏感性皮炎、激素依赖性皮炎、脂溢性皮炎等。此种 “面赤”的中医辩证,若仅因其皮损干燥、脱屑而“先入为主”简单地辩证为血虚风燥,治以养血润燥、疏风止痒,往往疗效欠佳。作者临床辨证选用以下数方治疗,效果显著。现就以下各方证特点作一辨析。
Rate this item
(0 votes)
经方治皮肤病举隅——兼谈中医凉药滥用及盲目“中西医结合”弊习 欧阳卫权 广东省中医院《伤寒论》经方药简效宏,历验不爽。余将其活用于皮肤疾患,若辨证准确,方证对应,常获佳效。 今举皮肤病案例数则,皆前医滥用寒凉、盲目“中西医结合”未效,经辨证纠偏得愈者。然此种凉药滥用及盲目“结合”之弊习,临床已司空见惯,不能不令人慨叹。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带状疱疹经方辨证 带状疱疹属于中医“蛇串疮”、“火丹”、“火带疮”、“缠腰火丹”等范畴。古籍记载颇多,多认为本病因心肝风火、或肺脾湿热所致。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欧阳卫权先生医案 一、带状疱疹发热以桂枝加葛根汤、芍药甘草汤治愈案:
Rate this item
(0 votes)
经方皮肤科应用 欧阳卫权 广东省中医院伤寒经方组方严谨,疗效卓著,为历代医家所推崇。作者在临床中,研习《伤寒论》,常将经方活用于皮肤疾患的治疗,每收奇效。今举数例,供同道参考,兼谈个人研习心得。 一、熟记经典遵经旨 使用经方,必须熟记各条经典原文,深刻体会其义,见是证用是方。方与证,前贤刘渡舟氏认为“乃是《伤寒论》的核心,也是打开大门的一把钥匙”。经方大师胡熙恕氏亦认为“方证是辨证论治的尖端”。故临证用经方必须学会抓方证,方证即是规矩,是定法,不可违背。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黄连阿胶汤皮肤科新用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 欧阳卫权 (510120) 黄连阿胶汤为伤寒名方,见于少阴病篇303条:“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为治疗邪入少阴,灼伤阴血,邪热扰心,而致失眠心烦。方中黄连泻心火,黄芩善泻里热,二者配合泻滞于心胸中之郁热;芍药散恶血,活化血分滞涩;阿胶益血润燥;最妙在于加鸡子黄一味,活血而除烦热,润燥而濡肌肤。诸药协和,能散心胸之热,而除心中之烦。临床中治疗长期失眠而阴血亏耗,心火亢盛,心中烦扰甚效。然余将此方移治皮肤诸疾,也取得良好的疗效。